•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5874042168
    长沙公司法律师

    四川省双流县广都大厦与王清义劳动争议纠纷案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交通事故

    四川省双流县广都大厦与王清义劳动争议纠纷案

    * 来源 : * 作者 :
    文章导读:四川省双流县广都大厦与王清义劳动争议纠纷案四川省双流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4)双流民初字第354号原告四川省双
    关键词: 双流县,纠纷案,劳动争议,大厦

         

    四川省双流县广都大厦与王清义劳动争议纠纷案四 川 省 双 流 县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2004)双流民初字第354号  原告四川省双流县广都大厦。

         住所地:双流县城关镇丛桂街60号。

         
      法定代表人刘美志,总经理。

         
      委托代办署理人宋明君,四川成都顺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办署理人雷继虎,男,1973年5月23日出生,汉族,系原告单位财务主办会计,住双流县华阳镇正大街156号。

         
      被告王清义,男,1963年11月19日出生,汉族,住双流县东升镇丛桂街60号。

         
      原告四川省双流县广都大厦(以下简称"广都大厦”)与被告王清义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03年12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4年2月23日公然开庭入行了审理。

         原告委托代办署理人宋明君,雷继虎,被告王清义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广都大厦诉称,被告原系原告单位职工,1994年3月被告与原告签订停薪留职协议,按照该协议,被告停薪留职期满后应按划定到单位报道,否则视为自动离职。

         被告未按上列商定到原告处上班,按照有关划定,经报县联社,县联社于2000年4月15日作出双供联人(2000)48号对被告自动离职的处理通知。

         原告于2000年4月24日用挂号信将该通知寄给被告,以后被告也从未找过原告。

         2003年9月被告申请仲裁,仲裁撤消了对被告的处理通知,故提起诉讼,哀求维持县联社于2000年4月15日作出的对被告按自动离职处理的决定。

         
      被告王清义辩称,被告于1994年在单位同意下申请停薪留职一年,并缴纳了所有停薪留职用度,期满后被告归单位要求上班,但单位以各种理由未安排上班,并鸣被告归家等通知,最近被告又到单位了解改制和养老保险等事宜,方知原告已于2000年已将被告作自动离职处理了,被告没有接到原告的任何书面,口头通知。

         所以,应依法驳归原告的诉讼哀求。

         
      经审理查明,被告王清义于1991年10月调进原告广都大厦工作。

         1994年被告向原告申请停薪留职,双方于1994年3月1日签订了《广都大厦职工停薪留职协议书》,商定停薪留职期为一年(从1994年3月1日至1995年3月1日止),被告已缴纳了一年的停薪留职费1200元。

         1995年被告停薪留职期满后,未归原告处上班,也未办理相关手续。

         
      原,被告对以上事实均无异议,予以认可。

         
      1996年8月13日,原告作出"通知”:要求被告接通知后十五天内归单位办理调离手续或停薪留职手续,逾期按自动离职处理。

         ;1997年1月20日和1998年6月3日,原告二次作出"通知”,要求被告归单位办理有关手续。

         2000年,原告向其主管部分双流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上报了对被告的处理情况,2000年4月15日,该社向原告下发了双供联人(2000)48号《关于同意对王清义同道作自动离职处理的通知》,决定同意对被告作自动离职处理。

         原告称以上"通知”已邮寄投递给了被告,但被告否认收到过上述"通知”,并称"其停薪留职期满后,归单位找到领导要求上班,单位没给被告安排工作,并鸣其归家等通知,到2003年9月才知道已被按自动离职处理,所以才申请仲裁”。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交的各种"通知”以及邮寄的记实,挂号函件的收据在卷佐证。

         
      本院以为,被告王清义从1991年10月调进原告广都大厦工作,双方即建立劳动关系。

         被告在停薪留职期满后一个月内既未归原告处上班又未办理相关手续属实,但双方对此行为系听从单位安排仍是旷工各持己见,原告作为举证责任承担者并未举出被告旷工的相关证据,所以本院对原告以为被告系不请假,不到岗上班,无端旷工的主张不予支持。

         原告作为用人单位,在职工违背劳动纪律时有权予以除名,但必需以书面形式通知本人。

         原告将被告按自动离职处理,根据《劳动部办公厅关于自动离职与旷工除名如何界定的复函》[劳办发(1994)48号]的划定:因自动离职处理发生的争议应按除名争议处理。

         《企业职工赏罚条例》[国发(1982)59号]第二十条第二款划定:"职工受到行政处分,经济处罚或者被除名,企业应当书面通知本人,并且记进本人档案。

         "原告所制作的"自动离职处理”等通知应当投递给被告,但原告称已将"通知”邮寄投递给被告,而原告邮寄投递给被告的通知只有挂号邮件收据,无邮寄归执,不能显示被告的基本情况及是否投递到被告。

         况且被告一直栖身在双流县城,有明确的住址,又非着落不明,原告应将通知投递给被告本人,因此,原告所举证据不能证实其曾通知被告归单位上班,也不能证实"自动离职处理通知”已经投递给了被告,原告对被告按自动离职处理决定属程序违法,依法应认定其对被告作的按自动离职处理无效,故原,被告之间劳动合同关系仍旧存在。

         原告的主张依法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合用法律若干题目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一款之划定,判决如下: